微信公众号

编辑部微信号

旅游导刊  2018 , 2 (4): 1-14 https://doi.org/10.12054/lydk.bisu.79

专题论文:旅游研究探索与展望

我国旅游学科研究的再审视

张辉, 岳燕祥, 赫玉玮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北京 100044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Tourism Research: An Introspection

ZHANG Hui, YUE Yanxiang, HE Yuwei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Beijing Jiaotong University,Beijing 100044, China

中图分类号:  F5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6-3238(2018)04-0001-14

收稿日期: 2018-04-20

修回日期:  2018-07-10

网络出版日期:  2018-07-30

版权声明:  2018 《旅游导刊》编辑部 《旅游导刊》编辑部 所有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张 辉(1957— ),男,山东诸城人,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旅游经济理论与发展战略。E-mail:peihui1@sina.com岳燕祥(1984— ),女,山西大同人,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旅游产业经济与政策。赫玉玮(1988— ),男,甘肃张掖人,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旅游产业运行管理。

展开

摘要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旅游学科研究取得一定进展,在旅游产业实践与学科教育双重需求背景下,旅游学科研究工作也逐渐受到关注。但就实际学术研究及学科建设等方面而言,亟待我国学者重新审视与深入探讨。本文通过较为客观地分析我国旅游学科研究的3个发展阶段,剖析目前研究存在的主要问题,提出对旅游学科研究的展望;指出未来要继续加强旅游学术研究方向的拓展,对旅游学科建设问题开展理性探讨,其中旅游学科研究范式的构建将成为未来旅游学术研究的核心问题,以此通过学科研究体系建设,有效推动旅游产业实践。

关键词: 旅游学科 ; 学科研究范式 ; 学术研究方向 ; 学科建设

Abstract

Since the country’s reform and opening-up, China’s tourism discipline research has made excellent progress, including the results, direction, team and subject status within academia. However, it is urgent to rethink and further explore this emerging academic study and discipline construction. In the next stage of development, several issues need to be reconsidered, such as: 1) how to evaluate the present state of tourism research in China; 2) how to analyze the current problems in these endeavors; 3) how to understand the gap that still exists between the tourism discipline and other disciplines; and 4) how to promote the further development of China’s tourism discipline.
Firstly, this paper objectively analyzes three broad stages in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tourism discipline research: 1) the start-up phase; 2) the gradual formation of tourism as a research field; 3) the subsequent expansion of and reflection on this area of research. Secondly, there is a careful analysis of several ongoing challenges in the research, for example, the essence of research object, the concept system, the research paradigm, the principal contradiction, influencing factors and research level. Lastly, toward the end of the paper, the prospects for future tourism discipline research are put forward.
Concurrently, the tourism industry is responding to new factors and trends. Therefore, it is clear that research in the field of tourism must also face new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It is high time for those who study in the field to adopt a long-term, scientific research practice. In the meantime, we must immediately engage in a rational discussion of exactly how the field should be constructed. Deficiencies in the academic research should be overcome with time. Of special importance is the development of local emphases in the discipline’s research. In particular, the construction of this discipline’s research paradigm is sure to become the core issue for tourism academic research in the future.

Keywords: tourism discipline ; discipline’s research paradigm; ; academic research direction ; discipline construction

PDF (1362KB) 元数据 多维度评价 相关文章

本文引用格式 导出 EndNote Ris Bibtex

张辉, 岳燕祥, 赫玉玮. 我国旅游学科研究的再审视[J]. 旅游导刊, 2018, 2(4): 1-14 https://doi.org/10.12054/lydk.bisu.79

ZHANG Hui, YUE Yanxiang, HE Yuwei.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Tourism Research: An Introspection[J]. Tourism and Hospitality Prospects, 2018, 2(4): 1-14 https://doi.org/10.12054/lydk.bisu.79

在近40年的发展历程中,我国旅游学科研究取得了长足发展。具体表现为:旅游研究队伍日渐发展与壮大,旅游研究成果不断增多,旅游学术研究方向继续扩展,具体旅游研究内容不断深入,旅游学科日臻成熟,学科地位逐步提高,旅游学术研究正在形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在新的发展阶段,如何评价我国旅游学科研究现状,怎样审视与看待旅游学科研究存在的问题,如何认识旅游学科与其他学科在发展中的差距,怎样推动我国旅游学科的深层次发展,这些问题不仅关乎我国旅游学科理论建设,也对我国旅游产业实践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一、我国旅游学科研究工作的发展阶段

按照时间段划分,截至目前,我国的旅游学科研究大致经历了如下3个阶段。

1. 第一阶段:学科初创阶段

从1978年至1990年,是旅游学科创立阶段。旅游学科的创立是建立在引进国外部分研究成果以及对世界旅游情况介绍的基础上,主要由我国高等院校完成,这一过程中形成了旅游学科的雏形。在这一阶段我国旅游业刚刚起步,旅游理论、概念体系尚未建立,研究缺少理论、方法及学术规范,且在20世纪 80年代才有学者开始关注旅游学科建设问题。

严格意义上讲,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社会经济的基础上出现旅游学科研究的可能性较小,但在该阶段旅游学科却创立了。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笔者认为由两个重要因素促成:一是我国对外开放政策的实施,促进了中国旅游产业的发展,而旅游产业实践需要旅游相关理论的支撑;二是旅游教育的推动,特别是高等教育的发展规模不断扩大,许多综合性院校设立了旅游学科,高等院校旅游学科教育基地也逐步形成,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旅游学科研究。但由于此阶段我国旅游发展的目标既定,学科研究主要集中在以旅游目的地为中心的经济研究以及旅游企业管理与服务运转研究等方面,这充分反映了当时我国旅游学科建设与研究的功利主义(张辉,2005)。

2. 第二阶段:学科研究体系逐步形成阶段

进入20世纪90年代,随着我国旅游产业体系的形成,以及国内旅游需求与出境旅游需求的形成,旅游学科研究逐渐由点向面扩展,开始从以经济学、地理学、管理学为主体,向社会学、市场学、环境学、人类学等分支学科方向发展,形成了旅游管理学、旅游地理学、旅游经济学、旅游社会学等主要分支及若干支类,同时旅游教育也迅速发展,逐渐形成了较为完整的旅游学科研究体系。这一格局的形成,一方面说明了旅游学科具有综合性,仅从经济学、地理学、管理学等学科来研究难以全面认识旅游现象,另一方面,该格局的形成也是我国高等院校院系调整、学科调整与转向的结果。

这一阶段,我国部分学者开始系统地对国外旅游研究历程及现状进行综述与梳理。国际学术交流互动频繁,部分学者将西方社会科学研究的概念、研究方法、研究工具引入我国旅游学术研究中,这可以说是西方学术研究范式引进国内的尝试(张凌云,2014)。在系统介绍国外旅游研究成果的同时,国内一些学者开始重新审视旅游学科的研究体系,学界开始更加关注旅游基础理论框架、学科发展等方面的研究,但尚未构建出一个完整的旅游学科框架体系。在具体研究方面,申葆嘉、李天元、谢彦君、张凌云等一批学者在旅游基础理论研究方面作出了重要努力。1993年开始,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在内的各类科学研究资助基金项目也开始关注旅游研究(中国旅游研究院,2009),旅游研究课题数量开始逐渐增长。

3. 第三阶段:学科研究拓展与反思阶段

该阶段始于21世纪初期,随着中国旅游经济体系的日趋完善以及中国旅游产业的不断国际化,特别是国内旅游与出境旅游的蓬勃发展,旅游在国家经济、社会、生态、文化、生活等诸多领域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随之产生旅游实践等深层问题,推动了旅游学科教育及学术研究的进步。在旅游产业实践与旅游学科教育双重需求的条件下,旅游学科研究工作有了长足发展。这不仅表现为研究成果不断增加、知识不断积累、旅游理论对实践的指导作用已经呈现,而且表现为学科研究日益向多元化、注重体系结构的方向发展,旅游学科的知识溢出效应开始显现。

大批从事旅游学科研究的新生力量的介入,多学科研究方法的不断融合,为旅游学科的理论突破创造了基础性条件。目前而言,旅游学科涉及的门类分支已较为广泛,地理学科对我国旅游学术研究贡献较为突出,旅游学术研究机构以高等院校为主、科研机构为辅,中青年学者开始崭露头角,取得较为丰硕的研究成果,初步实现了旅游研究的学术传承与代际更替(张凌云、齐飞、黄晓波等,2015;张凌云、汪才静、张丹等,2017)。同时,核心学者正在成为推动学术进步的重要力量,学术合作呈现新趋势。此外,我国旅游学者在国际旅游学术期刊的论文发表经过探索期、参与期、发展期、壮大期4个阶段的发展,旅游研究的国际影响力逐渐增强,正在与国际旅游研究接轨(李经龙、徐玉梅,2015),中国旅游学者的研究逐渐受到国际旅游学者的关注,对国际旅游学术研究的贡献率也不断提高。

与此同时,旅游研究共同体的形成与旅游学科建设成为热议话题,研究者们开始注意从总体的角度,运用多学科的研究方法与观察视角来研究旅游现象,并开始关注旅游学科研究体系的建立及研究范式的讨论。可以看到,我国旅游研究呈现出突破旅游现象表层转向关注旅游本质的倾向,越来越多的学者更加关注旅游的内核问题,自觉转向旅游本体论、认识论、方法论等方面的研究(马波,2016)。近年来,学界就旅游学术研究的前沿关注、旅游学术研究的规范、旅游管理一级学科建设、旅游研究的理论与实践关系等诸多议题展开了不同层面的热烈讨论与反思。旅游学科不断从其他学科中分离出来探讨旅游学自身属性、完善旅游学知识体系、发现旅游现象规律,成为旅游学科独立的开始与标志(张佑印、马耀峰、顾静,2016)。

我国旅游业的快速发展,促进了旅游学科研究的同步发展。但就目前而言,我国的旅游学术研究与旅游学科建设仍处于一个发展阶段。虽然许多从事相关研究的学者都在不断探讨旅游学科的理论体系,试图运用相关学科的方法论来确立旅游学科的研究对象,据此来建立旅游学科的理论框架,国内学术界在学科基础概念廓清与学科理论框架形成方面的探索和深耕也取得一定成效,部分成果为实践所验证并运用,但尚未形成完整独立的理论体系,对理论的梳理仍然不足(徐菊凤,2017)。因此,无论是从理论、概念,还是从体系结构方面来讲,旅游学科均显得较不成熟。虽然笔者也不赞同诸如“旅游学科是缺乏科学性的学科”的论断,因为可以发现多数旅游经济学教材中还是对旅游的某些问题作了一定研究,且一些研究也较为深刻。但不容否认的是,旅游学科与那些同时创立的学科相比,无论在学科研究的方法及体系,还是学科所探讨的问题方面,均显得相对浅显,以致于一些人对旅游学科的科学性产生了置疑。由于得不到科学的方法论的支持,缺少区别于其他学科的研究对象,旅游学科呈现出一种向政策设计与现象罗列演化的倾向。

二、我国旅游学科研究中现存的主要问题

就方法论而言,社会科学的研究通常涉及5个主要问题:一是社会现象的性质及其理解;二是社会研究的哲学基础及其假定;三是应采取何种方法来研究社会现象;四是如何判定社会科学知识的真理性;五是人的主观因素对社会科学研究产生的影响(邹农俭,2002)。而学科成熟的基本标志即学术界对以上问题形成共识,从这一角度判断,我国旅游学科的研究还远未达到要求,主要存在如下问题。

1. 对旅游现象性质与本质的认识尚未达成共识

对旅游这种社会现象的性质的认识,旅游学术界并未形成共识,姑且不谈其属性是经济、文化还是社会的争论,就其起源亦尚未达成共识。如存在以下观点:旅游是人的一种自然属性;旅游是商品经济的产物;旅游是市场经济的产物;旅游是工业化发展的产物。对旅游现象的性质认识不同,意味着旅游学术研究的起点以及内在机理存在差异。若旅游是人的一种自然属性,则应从人的自然属性出发去研究其内在的机理、条件以及因果,研究起点便从人类社会产生开始。若旅游是商品经济的产物,那么旅游便与商品生产和交换的经济制度有关,需要研究商品经济制度与旅游的内在关系,研究起点便从第三次社会分工开始。若旅游是市场经济的产物,那么旅游便与社会资源配置方式有关,需要研究资源不同的社会配置方式与旅游的内在关系,研究起点便是美国的南北战争。若旅游是工业化的产物,需要研究工业化生产方式的变化对旅游的内在影响,研究起点便是英国的工业革命。对这几种不同属性的认识,会使学者选择的研究方式各不相同,而且相关研究的断代史也相差甚远。

旅游学科定位与旅游学科知识体系构建的关键在于对旅游本质的认知。关于旅游本质问题,学界近20年来的探讨也还未达成共识,基本形成了文化本质、审美本质、体验本质、仪式本质等若干类型观点。较为典型的观点包括:谢彦君(2010)认为旅游的本质是一种体验,而余暇和异地将这种体验与其他体验分离出来,赋予其独有的特征;张凌云(2008)指出旅游的本质是人们对非惯常环境的体验和生活方式;曹诗图、曹国新和邓苏(2011)认为旅游的本质即旅游者在异地身心自由的体验;杨振之(2014)则提出旅游的本质是“人诗意地栖居”,体验并非旅游的本质。因此亟需对该问题进行客观研究与科学解答,实现认识上的统一。对旅游本质的深入讨论和对现有旅游定义(或概念)的解构与重构,或许能为建构旅游学理论知识体系和学术研究框架提供一种方向(张凌云,2012)。

2. 旅游研究的范式尚未形成统一

旅游研究的哲学基础及假设,是观察旅游这种社会现象的视野和研究的框架,通常称为旅游研究的范式,它由一整套的概念和假设构成。旅游研究范式是旅游科学的理论体系和研究活动中关于研究对象和研究活动的一组基本观念,是旅游研究领域的共同成员所共有的信念、价值观与技术手段的总和(欧阳康,2001)。就社会科学来说,其研究范式有机械论范式、有机论范式和人文主义范式,这3种不同的研究范式分别来源于物理学、生物学和人文科学,是通过对这3种学科的机理的模仿而形成,3种不同的研究范式在本体论、认识论、方法论和价值论4个方面存在着较大差异。但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旅游学科在研究范式方面尚未达成共识。范式可以说是一切学科探讨基础思想、技术和方法论的模型,其缺失将使得难以对研究成果进行比较、评价与交流。就学科范式的核心内容而言,在概念体系方面,旅游学科尚未形成一整套相关概念体系、范畴以及话语体系;在理论基础方面,学科的基础理论研究依然薄弱;在方法论方面,旅游学科缺乏自身方法论建构及学科反思;学术共同体方面,缺乏从事旅游学科研究的共同信念。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多学科介入是旅游研究走向成熟的一个阶段,目前“多元”视角下的旅游研究也取得一定成效,但仍存在如下问题:分散化介入,缺乏有效沟通与对话;拼贴式介入,缺乏对旅游交叉领域的关注;表层性介入,缺乏深层次理论探讨等(孙九霞、王学基、王心蕊,2018)。此外,就目前研究而言,还存在对西方社会科学的研究范式套用、滥用乃至误用的情况。这些问题均需要引起学界的反思,旅游学科需要构建自己的学科体系与研究范式。

3. 旅游研究尚未形成特定学科的概念体系

由于缺乏科学的研究范式,旅游研究还未形成特定学科的概念体系。概念体系的不确定或不成熟正是旅游学科尚处于不成熟阶段的一个重要标志,也是目前旅游学科发展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一个完整的学科必须以科学的理论体系作为支撑,而概念则是理论体系的基石。不论是马克思经济学、西方古典经济学,还是西方新古典经济学以及新制度经济学,均有其特有的研究对象、基本假设、检验假设的方法、核心概念及结论。相较之下,旅游学科尚未建立起完整的核心概念体系。学界也在探索对特定概念的重新界定,使之符合逻辑与接受实证考验。目前所提出的一些概念,如旅游动机、旅游需要、旅游行为、旅游期望、旅游文化、旅游产品、旅游资源、旅游交通、旅游容量、旅游收入、旅游效益、旅游决策、旅游活动、旅游规划与旅游发展等均属于旅游学的核心概念。同时也不乏出现一些新词汇、新概念。但仔细研究便可发现,这些罗列的概念无非是借用了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地理学、文化学、人类学等传统学科的核心概念,大多是对这些学科知识与概念的借鉴或引用,经过粗加工,甚至有些尚未进行加工,只是贴上旅游标签便成为这门新型学科的核心概念,难免会引发对旅游学科的科学性的质疑(张辉,2002)。如此对其他相关学科知识的零散积累将不利于学科概念体系的系统形成。概念体系与理论框架的缺失,将影响研究者提出较好的研究问题。前者的缺失会使研究者在思考问题时较难寻找到合适的变量,而后者的不清晰将使研究者较难把握变量间可能存在的联系(保继刚,2010)。

4. 旅游学科涉及的主要矛盾存在表述不清晰与不明确的现象

任何一个成熟的学科,都围绕其最主要的矛盾展开研究,这是学科研究的出发点,更是学科体系的切入点。如政治学的主要矛盾是权力,因此研究围绕权力问题展开;经济学的主要矛盾是稀缺,因此围绕稀缺问题展开;社会学的主要矛盾是群体,因此围绕群体问题展开;管理学的主要矛盾是组织,因此围绕组织问题展开;地理学的主要矛盾是空间,因此围绕空间问题展开。反观旅游学科,不论是旅游学还是旅游经济学的教材或著作,都认为旅游学主要是围绕旅游展开,这相当于说人的学科是围绕着人展开。因此,旅游学科在主要矛盾研究方面,还存在表述不清晰与不明确的状况,也从中可见旅游学科的不成熟性。当然,不能将此完全归咎于旅游学科研究者的无能,因为知识与发现知识的力量只有在社会需求发展到一定阶段才会出现。我国旅游业仍处于不断发展的阶段,有的旅游现象的内在规律尚未出现,有的即使有所表现但表现力较弱,在此种背景下,较难建立比较成熟、科学的旅游学科体系。

5. 旅游研究理论创造与理论发现依然不足

纵观国内外旅游研究,一些旅游理论的发现会成为一段时期的研究热点,例如旅游地生命周期理论、旅游聚集理论、旅游企业竞争理论、旅游凝视理论、旅游利益相关者理论、旅游物权理论、旅游剥夺理论、旅游场态理论、旅游耦合理论等。平心而论,尽管这些学术研究较为热闹,但这些并非旅游领域的本土理论,而是经济学、管理学、文化学、社会学、市场学等的理论在旅游领域的检验。而旅游研究在现实中存在“应用导向”与“热点导向”特征,对基础理论的研究相对薄弱,更多地依靠相关学科的理论来支撑研究,且在部分旅游研究中出现“去旅游化”现象(朱峰、项怡娴、王春晖,2011),一些现有理论也缺乏本土产业实践的实证。因此,当前的研究工作无非是检验相关学科所创造的理论在旅游领域中的普适价值,来证明这些理论的科学性,旅游领域成为相关学科理论检验的试验田,研究贡献主要表现为验证、完善、补充已有学科的理论与方法,并非旅游理论的提出或完善(朱峰、项怡娴、王春晖,2011)。且一些西方理论是不宜直接运用于中国旅游实践中的,生搬硬套的方法不可取。长此以往,旅游研究者可能会陷于其他学科语境中难以自拔。此外,由于唯工具论或泛工具论的倾向出现,一些学术研究并未对研究现象及问题开展深入探讨,甚至出现研究论题为伪命题的情况,自然缺少理论创新或新发现,研究价值则更显不足。试问旅游学界是否创造了某一理论,在社会领域、经济领域、空间领域和文化领域进行了检验,来证明其理论的普适价值?若有,那么我们的旅游研究对社会科学的发展也算作出了应有的一些贡献。

本文以旅游地生命周期理论、旅游目的地利益相关者理论、旅游凝视理论与旅游聚集理论为例作简要分析。旅游地生命周期理论由产品生命周期(Product Life Cycle,PLC)理论演变而来,PLC是产品的市场寿命,即一种新产品从开始进入市场到被市场淘汰的整个过程。该理论由美国哈佛大学教授雷蒙德•弗农提出,他认为,产品生命是指产品在市场上的营销生命,产品生命与人的生命一样,要经历形成、成长、成熟、衰退这样的周期。就产品而言,也就是要经历一个开发、引进、成长、成熟、衰退的阶段(Vernon,1966)。加拿大学者巴特勒于20世纪80年代对产品生命周期理论进行改造而提出了旅游地生命周期理论,它较早传入我国,也成为我国旅游研究的一个支点,但这一理论值得商榷。产品之所以有生命周期,是由技术的演进与需求的演变推动的,而旅游地并非一个产品,它是一个由资源、环境、社会、文化与经济所构成的地理空间,在这一地理空间中可以创造与组合出多种不同的旅游产品,每种产品均具有不同的经济周期。因此,是否存在旅游地整体周期这一问题值得商榷。再如,旅游目的地利益相关者理论在利益相关者理论基础上形成,后者由弗里曼提出。与传统的股东至上主义相比较,该理论认为任何一个公司的发展都离不开各利益相关者的投入或参与,企业追求的是利益相关者的整体利益,而不仅仅是某些主体的利益(Freeman,1984)。利益相关者理论分析的立足点是企业,那么将其放在旅游目的地,立足点是谁?没有管理的主体,利益相关者的分析又有何意义?再如,旅游凝视理论、旅游聚集理论分别是借用心理学与经济学的理论来分析旅游现象,理论的说服力不强。其中产业聚集现象及相应的理论是当今产业经济学、区域经济学、投资经济学、经济地理学、空间经济学等相关学科的一个交叉点,将这一理论运用到涉及劳务生产与流通的旅游研究中,难以解释众多旅游现象。如旅游有连锁、联号等集群现象,但鲜有聚集现象。

6. 人的主观因素影响到对旅游研究问题或现象的判断

我国旅游学科研究不成熟的另一种表现,即人的主观因素影响甚至决定对旅游研究问题或现象结论的判断。近年来,旅游主管部门在加大旅游业推进力度的同时,提出许多新概念与新提法,如全域旅游、“旅游+”、智慧旅游、旅游新要素等,对这些新提法,学界缺少对理论的置疑,缺乏学术反思与自觉。可以说学界与政界拥有不同思维,学界为对错思维,政界为利弊思维。由于出发点不同,对一个问题会有不同层面的思考,这本是一件正常之事,在不涉及党和国家重大路线和方针政策的前提下,针对一些问题形成不同声音,是一个领域学术研究成熟的表现,而这在旅游学术界却很少发生。作为我国社会科学界的一部分,旅游学界需要敢于去辩驳、批评与自我批评。

7. 旅游科学研究水平亟待进一步提升

最能说明一个学科成熟与否的标志是学科研究成果的质量。旅游学科研究虽然有所进展,研究成果不断涌现,旅游学术期刊及多种出版物不断发行,得到不同层面资助的各种协会与会议也逐渐增多(潘冰、胡涛,2017),但总体而言,旅游学科发展与我国旅游产业实践及旅游教育对科学研究的要求不能完全适应,旅游理论研究整体上落后于旅游实践。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旅游研究成果的总量、质量及影响力均显不足。国内旅游研究的成果主要集中于少数刊物,如《旅游学刊》《经济地理》《人文地理》等(张凌云、汪才静、张丹等,2017)。而已有的旅游研究中存在不少重复研究的现象(吴必虎、马世罕,2010),这势必影响到科研投入的效率及研究的深化与细化程度。可以看到,大部分旅游研究成果仅供旅游科研人员内部交流与探讨,且一些主要的旅游学术期刊国际化水平依然有限,较难引起主流学术圈的关注与认可,影响力不足,旅游问题尚未成为主流学派关注的问题。虽然一些综合性期刊与高校学报也逐步开设了旅游研究类栏目(吕观盛,2010),但在主流刊物上发表旅游研究的文章仍具有一定难度。此外,虽然旅游研究领域学者对学术合作交流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合作完成学术论文的情况逐年增多,但现有合作仍以小团体为主,跨区域、多主题的强强联合较为有限(毕学成、苏勤,2017),旅游学术合作网络的凝聚力有待进一步提升。由于旅游研究对相关学科仍存在单向依附,目前较难与其他学科展开平等的交流与沟通,很难为相关学科提供思想资源与知识成果(左冰、林德荣,2016),旅游研究的社会效用及学术影响力不能得到较好的展现。

三、我国旅游学科研究发展的几点展望

1. 旅游学术研究方向的拓展

就总体趋势而言,旅游学科研究的方向与社会发展环境密切相关。进入21世纪,后工业社会、信息社会、经济全球化、可持续发展、技术发展与共享经济等一些时代背景及问题均会对旅游学科的研究走向产生重大影响。因此,旅游学术研究将更加多元化,且更加强调保持研究的动态性与持续性,旅游研究领域、研究方法以及研究区域将继续演变。研究方向及内容可包括但不囿于以下方面。

(1)旅游一体化研究

从经济的全球化来分析,以旅游目的地为主体的旅游学科研究必然会向旅游一体化研究拓展,传统意义上的旅游研究主题都会在内容和体系上发生重大变化,会产生一系列新型研究课题,如旅游企业一体化、旅游国际一体化、区域旅游一体化、旅游产业融合发展等。

旅游企业一体化研究方面,可包括旅游企业一体化的影响机制、模式及方式,旅游企业一体化战略联盟,旅游企业国际化等研究;旅游国际一体化研究方面,可包括世界旅游发展格局、旅游经济全球化问题、全域旅游战略下的国际旅游合作、“一带一路”国际旅游合作、跨境旅游合作以及中国旅游发展的全球化视野等研究议题;区域旅游一体化研究方面,可包括区域旅游一体化的系统理论构建、发展规律与机制、影响及效应、空间结构、战略设计等方面的研究,同时需加强对区域旅游一体化的实践研究;旅游产业融合发展研究方面,可加强对旅游产业融合的系统性研究,形成旅游产业融合理论体系,在不同学科视角下研究旅游产业融合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新现象,进一步结合实证研究,加强对融合模式与路径、旅游产业融合与产业创新、企业经营战略等问题的研究。

(2)旅游可持续发展研究

从旅游可持续发展来说,对旅游环境、旅游社会和旅游文化等相关问题的研究将会加强,并进一步强调可持续发展理论与旅游实践的结合。因此需要加强交叉学科的相关理论运用,加强对旅游可持续发展的系统性研究,以及对相关深层次领域的研究。旅游可持续性发展问题已成为当今旅游学科研究的热点问题之一。

旅游环境研究方面,主要包括气候变化与旅游可持续发展、旅游与环境公正、旅游者的态度与责任、旅游发展中的土地问题、旅游生态效率、旅游生态安全、旅游环境影响及对策、旅游地危机管理、旅游环境容量、旅游环境承载力及其预警等相关研究;旅游社会研究方面,可包括旅游的社会文化影响、旅游与减贫、旅游与社区发展、旅游公平、旅游治理、旅游与人的发展、旅游流动性等相关研究;旅游文化研究方面,可包括旅游发展与文化传承、旅游与社会文化变迁、旅游与文化认同、文化遗产资源保护与旅游化利用、旅游真实性、旅游文化创意、旅游者跨文化旅游行为、旅游发展与少数民族族群认同及文化变迁等相关研究。

(3)技术发展引发旅游变革的研究

从技术发展视角分析,信息技术等新技术的出现会使市场性质由实体场地转向网络,给旅游市场营销带来变革,对旅游消费行为以及旅游企业的管理产生影响,也影响相关学术研究的发展方向。

技术发展与旅游市场营销研究方面,可包括新媒体时代的旅游目的地营销与传播、基于大数据的旅游市场分析与营销、旅游服务和旅游营销的智慧化、“互联网+”时代旅游营销方式的变革与创新等研究;技术发展与旅游销售研究方面,可包括技术发展与旅游销售模式、销售方式、销售渠道的变革及创新等问题的研究;技术发展与旅游消费行为研究方面,可包括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旅游动机、旅游决策与目的地选择,细分市场及新兴市场的旅游消费行为,移动互联网背景下的旅游消费行为、旅游体验等研究;技术发展与旅游企业管理、旅游行业监管研究方面,可包括技术进步对旅游企业管理的影响及对策、旅游企业经营理念、旅游企业管理创新、旅游企业危机管理、旅游创新创业、旅游企业管理模式及发展趋势、分享经济下的旅游企业生产组织方式、大数据背景下的旅游行业监管等研究;技术发展与旅游商业模式研究方面,可包括大数据、分享经济背景下的旅游商业模式的创新与变革,以及旅游消费生态的构建等研究。

2. 对旅游学科建设问题的探讨

关于旅游学科是不是科学这一问题,关键在于如何通过对旅游实践进行科学的总结、理论的抽象以及逻辑的整理使之成为科学。成为科学的学科需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要有所研究现象的实践积累,二是科学的研究方法与研究对象。对于旅游学科来说,它要成为科学和学科,取决于旅游活动的实践,只有当旅游现象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时,其内在规律才能充分表现出来,人们才能从中发现旅游的特殊性及其发展规律。在我国旅游业发展初期,难以想象旅游与我们日常消费和生活方式之间的关系,也不能想象我国旅游企业会开设出境旅游业务,出现跨国经营现象,也不可能想象旅游经济活动还存在着在旅游客源地的活动。对于这些现象的认识与理解,只有在旅游发展到一定阶段,方能对其进行思考与研究。当旅游现象表现充分时,要使对该现象的研究成为一门科学的学科,不仅取决于科学的方法论以及对旅游现象研究对象的确定,还取决于对现象的理性思考与抽象,其中旅游各种现象之间的逻辑关系的建立颇具重要性(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经济理论与产业实践研究”创新团队,2006)。这些正是我国旅游学科研究的短板所在。

随着我国的旅游产业发展与旅游全球一体化的融合,旅游学科研究与旅游学科建设会更加成熟。笔者认为,对旅游学科体系以及学科特有规律进行总结、提炼是迫在眉睫的使命。作为社会科学体系的一门新型的学科,旅游学科介于理论学科与应用学科之间,其研究规律与一般社会科学研究相同。由于旅游现象的复杂性,某单一学科无法解决旅游发展中的所有问题,只可进行局部研究,不能完全替代旅游学科研究。未来的旅游学科研究要注重学科范式的确立,其构建将成为未来旅游学术研究的核心问题。学科范式的确立将促进旅游学术共同体的形成,有助于学术共同体聚焦于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对旅游研究内容起到选择、规范与调节的作用。

因此,需要对旅游学科进行多维度、深层次的分析与探讨,积极寻求我国旅游学科范式的发展路径,其中包括基于对立论基础的深化研究、学科意识的增强、学科规范的加强等方面。要进一步加强基础研究,揭示旅游活动内在基本矛盾的本质,寻找旅游“硬核”“共核”或“基点”,构建知识共同体(谢彦君、李拉扬,2013),进一步寻找可以构成旅游学科逻辑起点的核心概念。在促进旅游学科的内核发育的同时,搭建学科对接互动平台,加强研究的跨文化比较(陈海波,2016),逐步形成学术界可共同接受的核心概念、学科知识体系以及系统独特的研究方法与准则。通过实现从多学科研究转向以问题为导向的跨学科研究,打破学科壁垒,实现不同学科的整合性研究,在深度楔入介入学科的同时,也要加强对旅游产业实践特别是对整合性、基础性、普遍性命题的深刻把握(宋子千,2014),探索从不同视角解构旅游学科研究体系,进一步建立完整的旅游学科研究体系。

结语

随着后工业社会的来临,旅游发展也将出现新特征、新趋势,旅游学科研究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并存。我们需要更为理性地分析我国旅游学科研究现状与存在的问题,把握未来发展趋势。应树立强烈的问题意识,系统地把握旅游发展的历史进程与逻辑脉络,进一步明确旅游学科价值、学科属性、学科定位;加强批判式反思,打造充满自信的学术共同体,通过旅游学术共同体长期的科学研究实践,积极探索我国旅游学科建设,逐渐完善学科研究中的不足,实现学科的本土发展,不断提升我国旅游学科研究的社会影响力与国际影响力。

The authors have declared that no competing interests exist.


参考文献

[1] Freeman R E.Strategic Management: A Stakeholder Approach[M]. Boston: Pitman Press, 1984.

[本文引用: 1]     

[2] Vernon R.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and international trade in the product cycle

[J].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966, 80(2): 190~207.

https://doi.org/10.1002/tie.5060080409      URL      [本文引用: 1]      摘要

Location of new products, 191.--The maturing product, 196.--The standardized product, 202.
[3] 保继刚.

中国旅游地理学研究问题缺失的现状与反思

[J]. 旅游学刊, 2010, 25(10): 13~17.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2-5006.2010.10.002      URL      Magsci      [本文引用: 1]      摘要

本文通过检索和分析国内旅游地理学的博士论文和期刊论文发现,研究问题的缺失是当今中国旅游地理研究的一大弊病.在对研究问题的概念、分类进行阐述,并对研究问题缺失的现象进行总结的基础上,本文指出,学术研究概念与价值被扭曲、学术共同体对研究问题及其地位的认识不足、整个学界对基础理论系统梳理的缺乏、社会实践中应有深度的缺失等是造成研究问题缺失的主要原因,由此导致的对各种层次的学生的学术训练不足将会影响未来中国旅游地理学研究以及中国旅游研究的创造力.
[4]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经济理论与产业实践研究”创新团队. 中国旅游产业的开放、竞争与发展[M]. 北京: 中国经济出版社, 2006: 1.

[本文引用: 1]     

[5] 毕学成, 苏勤.

我国旅游研究领域核心学者群与学术合作——基于文献计量与社会网络关系视角

[J]. 旅游论坛, 2017, 10(2): 27~36.

[本文引用: 1]     

[6] 曹诗图, 曹国新, 邓苏.

对旅游本质的哲学辨析

[J]. 旅游科学, 2011, 25(1): 80~87.

[本文引用: 1]     

[7] 陈海波.

旅游概念界定与旅游学科框架构建的一个新视角

[J]. 旅游学刊, 2016, 31(4): 62~70.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2-5006.2016.04.013      URL      Magsci      [本文引用: 1]      摘要

通过借鉴和思考,笔者认为闲暇时间是间隔镶嵌在个人一整段生存状态里的片段时间.同时,为了贴切描述旅游者的运动特征,文章引入了物理学中位移的概念.在此基础上,将旅游界定为:人们在一段离开惯常环境但位移为零的生存状态里,利用闲暇时间开展的体验活动,据此辨析了旅游与休闲,旅行和惯常环境与非惯常环境切换复原之间的关系.将旅游划分为兴趣驱动型,事务引致型和综合引致型三种基本类型,并对旅游统计问题进行了探讨.明确旅游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后,对旅游学科的研究对象和内容进行了分析,认为其统领学科的理论范畴是个体或群体惯常环境与非惯常环境切换复原中闲暇时间的体验,即新概念意义下的旅游体验.最后,尝试构建旅游学科框架并对其发展提出了建议.
[8] 李经龙, 徐玉梅.

中国旅游研究国际刊文分析——以ATR、TM和JTR为例

[J]. 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5, 14(4): 64~71.

URL      [本文引用: 1]      摘要

通过对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ATR)、Tourism Management(TM)、Journalof Travel Research(JTR)这三大国际权威旅游期刊创刊以来刊文的中国学者信息进行统计和分析,进而洞察我国旅游研究的历程、我国旅游研究实力和旅游学术共同体的区域差异以及我国旅游研究学者的个体差异,并借助ROSTCM6.0软件对我国学者刊文的题目进行社会网络语义分析,最后分别对我国学者在三大期刊发文进行统计分析。结果表明:我国旅游研究具有明显的阶段性,可以大致分为探索、参与、发展和壮大四个阶段;中国台湾是我国旅游研究实力最强的地区;香港理工大学是我国旅游研究实力最雄厚的学府;Bob McKercher、Ching-Fu Chen、Haiyan Song和Cathy H.C.Hsu是我国在三大期刊刊文比较多的学者,都在8篇以上;而且我国学者关注的内容也很广泛,涉及了旅游领域的各个方面。
[9] 吕观盛.

我国旅游学术期刊国际化发展现状与探讨

[J]. 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10, 24(3): 202~205.

[本文引用: 1]     

[10] 马波.

旅游学科升格的理路探析

[J]. 旅游学刊, 2016, 31(10): 25~32.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2-5006.2016.10.013      URL      Magsci      [本文引用: 2]      摘要

由于政府指令性学科专业目录的存在,旅游学科在中国的成长受到外在制度的束缚,“工商管理”一级学科下“旅游管理”二级学科的设置现状,对高等旅游教育和旅游业健康发展极为不利,遂有旅游学科升格之需。文章从“学科”意蕴的探讨入手,审视了学科专业目录规制的内在危机及其在旅游学科发展中的矛盾表现,借用学术性和实践性二维学科评价标准,分析说明了创建旅游管理一级学科的逻辑依据,并引入学科发展的一般逻辑和“好旅游”的基本框架,提出了旅游管理一级学科内部架构设计的三种基本模式。文章的主要观点是:在指令性学科专业目录尚不能彻底否定的前提下,允许并支持部分新兴学科升格,是政府优化学科管理制度的明智选择;创建旅游管理一级学科符合学术逻辑和社会需求逻辑,是旅游知识共同体当下的具体任务,意义不容小觑;遵从学理与应用相统一的逻辑,旅游管理一级学科的架构有对接本科专业目录设计、垂直设计和水平设计三种基本模式;推动旅游学科的升格,会引发学科基本命题的再思考,发挥带动学科内涵建设的作用。
[11] 欧阳康. 人文社会科学哲学[M]. 武汉: 武汉大学出版社, 2001: 455.

[本文引用: 1]     

[12] 潘冰, 胡涛.

旅游学科的发展和《旅游百科全书》评介

[J]. 旅游导刊, 2017, 1(5): 107~111.

https://doi.org/10.12054/lydk.bisu.40      URL      [本文引用: 1]     

[13] 宋子千.

以多学科研究的充分发展促进旅游学科成长

[J]. 旅游学刊, 2014, 29(3): 22~30.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2-5006.2014.03.003      Magsci      [本文引用: 1]      摘要

<p>文章重新思考了旅游研究史上曾经得到热议的&ldquo;多学科介入&rdquo;问题,其中包括对谢彦君和李拉扬一篇近作中部分观点的辨析。文章认为,旅游现象的复杂性并不是旅游研究跨越多学科介入阶段成长为独立学科的主要障碍;当前制约旅游学科成长特别是导致旅游研究在范式形成和理论贡献方面出现困境的主要因素不是多学科介入本身,而是多学科的表层切入;旅游研究对多学科介入阶段的超越要以多学科研究的充分发展为基础,跨学科研究和归核化的努力对于旅游理论的整合有其意义,但是并不能取代多学科研究的充分发展;就旅游研究的现实发展来说,要摆脱对相关学科理论的简单应用,一方面要深入了解相关学科理论,另一方面要加强对旅游产业实践特别是整合性、基础性、普遍性命题的深刻把握。</p>
[14] 孙九霞, 王学基, 王心蕊.

从“多元”到“贯通”: 跨学科旅游研究之路

[J]. 旅游论坛, 2018, 11(2): 34~42.

[本文引用: 1]     

[15] 吴必虎, 马世罕.

减少旅游研究中的重复研究

[J]. 旅游学刊, 2010, 25(12): 6~7.

[本文引用: 1]     

[16] 谢彦君.

旅游的本质及其认识方法——从学科自觉的角度看

[J]. 旅游学刊, 2010, 25(1): 26~31.

Magsci      摘要

本文从旅游知识共同体(学科)构建的角度出发,针对目前流行的旅游定义所存在的过于宽泛的问题,阐述了笔者的观点:旅游是人们利用余暇在异地获得的一次休闲体验.这一定义涉及对旅游本质的认识,同时也决定着旅游知识共同体的核心、内涵和边界.笔者认为,区别旅游与其他类型的旅行,有利于旅游以及相关学科的建设,能避免当前旅游以及相关专业高等教育所面临的困境.
[17] 谢彦君, 李拉扬.

旅游学的逻辑: 在有关旅游学科问题的纷纭争论背后

[J]. 旅游学刊, 2013, 28(1): 21~29.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2-5006.2013.01.002      URL      Magsci      [本文引用: 1]      摘要

<p>由于旅游现象的复杂性,旅游研究为多学科介入提供了丰富的对象资源。也正因为如此,关于旅游研究是一门单一学科、多学科还是跨学科的问题,人们仍有大量的争论和误解。文章回顾了国内外对于旅游学科以及学科标准的争论,提出只有确立旅游学科中被纷纭争论所打乱或掩盖的内部逻辑以及逻辑起点,才能寻找到促使旅游研究进化到一门独立学科的途径。不管研究者们从何种学科角度对旅游进行研究,笔者都认为,多学科研究是旅游学这门新兴学科不可或缺、不能跨越的必经阶段,而跨学科则是之后整合学科的一个特殊发展阶段。文章重新审视了跨学科在旅游学科形成中的地位和作用,认为旅游学科建设将得益于这种问题导向的知识生产方式。同时研究认为,通过探寻类似于&ldquo;旅游体验&rdquo;这样的逻辑起点,旅游的跨学科融合以及随后的独立旅游学科的建立是有可能的。</p>
[18] 徐菊凤.

重新审视旅游研究的理论与实践关系

[J]. 旅游学刊, 2017, 32(12): 14~16.

URL      [本文引用: 1]      摘要

正理论知识源于人们对自然和社会现象的解释与规律的概括,它由一系列组织起来的概念形成,建构出一套系统的关于某一领域的解释性知识。绝大多数理论是在研究者的知识探求兴趣中自发形成的,极少数出于威权或功利需要而形成(人文社科领域)。理论来源于实践,又能指导或预测实践,还需要在实践过程中检验并完善。魔鬼借浮士德的身份说出的"理论是灰色的,生活之树常青"一语,基本道出了理论与实践之间的循环往复关系。
[19] 杨振之.

论旅游的本质

[J]. 旅游学刊, 2014, 29(3): 13~21.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2-5006.2014.03.002      Magsci      [本文引用: 1]      摘要

<p>旅游学界对旅游本质的认识尚未进入本质的层面。体验不是旅游的本质,它只是旅游的基本特征,且不能将旅游的旅游性与其他物的物性区分开来。这源于我们对本质是什么的认识还不够清晰。文章通过对海德格尔现象学的理解,提出了旅游的本质是&ldquo;人诗意地栖居&rdquo;的观点,运用现象学理论进行了详细论述,并提出了认识旅游本质的方法、路径,对当今流行的一些思潮进行了批判。</p>
[20] 张辉. 旅游经济论[M]. 北京: 旅游教育出版社, 2002: 6.

[本文引用: 1]     

[21] 张辉.

对中国的旅游学科研究的重新认识

[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05(3): 1~4.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3-6539.2005.03.001      URL      [本文引用: 1]      摘要

本文分析了我国旅游学科发展的基本历程以及发展的阶段,从旅游学科研究范式、教材建设、研究队伍和学科研究的主要问题等方面探讨了旅游学科研究中所存在的问题,提出了今后旅游学科研究的发展趋势.
[22] 张凌云.

旅游学研究的新框架: 对非惯常环境下消费者行为和现象的研究

[J]. 旅游学刊, 2008, 23(10): 12~16.

Magsci      [本文引用: 1]      摘要

本文以非惯常环境及其体验这两个核心概念,重新解析了旅游的本质及其相关概念,讨论了旅游经济学和旅游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和内容,并在此基础上探讨了构建旅游学的学术框架。
[23] 张凌云.

我国旅游学研究现状与学科体系建构研究

[J]. 旅游科学, 2012, 26(1): 13~25.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6-575X.2012.01.003      URL      [本文引用: 1]      摘要

在不同的语境下,"旅游"的含义是不同的,内涵复杂多义。"旅游学"一词一般只存在于《旅游学概论》类的教科书中,但从目前坊间收集到的国内《旅游学概论》类的教材的比较分析可以看出,对于旅游学的内涵和外延,旅游学的学科性质、分类和归属等,各家看法都还很不一致,国外学者对于此也无明确的一致意见。本文认为,旅游学的学科发展和体系建设应该从旅游的最基础、最核心和最本质的概念出发来研究和构建。
[24] 张凌云.

理论的贫困: 旅游学术研究的“规范”与“创新”

[J]. 旅游学刊, 2014, 29(1): 12~13.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2-5006.2014.01.001      Magsci      [本文引用: 1]      摘要

<p>中国旅游研究肇始于20世纪80年代,是随着中国旅游业的发展应运而生。虽然中国旅游业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个&ldquo;睁开眼睛看世界&rdquo;的行业,但中国旅游业的发展路径与大多数发达国家迥然不同,中国是在短缺经济的环境中优先发展入境旅游的。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由双轨制逐渐并轨成单轨制,旅游市场由入境旅游为主转变成国民旅游(国内旅游和出境旅游)。这意味着在与国外旅游研究比较中,存在着&ldquo;历时态&rdquo;和&ldquo;共时态&rdquo;两个维度。由于我国旅游业发展一直是受政府主导,所以我国的旅游学术研究带有鲜明的问题导向,对于当时的旅游业发展起到了一定的指导作用。但这一时期的旅游研究普遍缺少学术规范,从学术研究的视角看,有些问题其实不属于学术问题或科学问题,有的充其量只能算做科普和科学常识。有学者认为,我国旅游学术研究仍然处于库恩所说的&ldquo;前范式&rdquo;阶段(保继刚,1995)。</p>
[25] 张凌云, 齐飞, 黄晓波, .

2003—2014年我国旅游学术期刊和学术论文评价

[J]. 旅游学刊, 2015, 30(12): 85~100.

https://doi.org/10.3969/j.issn.1002-5006.2015.12.013      URL      Magsci      [本文引用: 1]      摘要

基于中文核心期刊、CSSCI和CSCD三大核心数据库860种学术刊物上2003&#x02014;2014年刊载的19 324篇旅游学术论文,以及16 229名作者和3016家机构单位进行了全样本、多维度的评价和排序,以及h指数的评价和排序。评价对象包括旅游学术期刊、旅游研究机构和专家学者,从而可窥见我国旅游学术研究的现状和特征。整体来看:(1)无论是学术期刊还是文章作者,地理学科及相关背景均显示出较大的优势:(2)中青年作者开始崭露头角,取得的成果较为丰硕;(3)旅游学科的综合性决定了未来研究需要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人类学等学科的交叉融合。
[26] 张凌云, 汪才静, 张丹, .

2003—2016年我国旅游学术共同体学术评价

[J]. 旅游学刊, 2017, 32(12): 117~127.

URL      [本文引用: 2]      摘要

基于大数据的方法,文章引入h指数与g指数评价因子,以2003—2016年收录在中文核心期刊数据库、CSSCI数据库和CSCD数据库中的22619篇旅游学术论文为全样本,对样本涉及的935种学术刊物、18773名作者和所属的3899家机构进行多维度学术评价和排名。整体而言:地理学科对我国旅游学术研究贡献最大,地理类学术期刊在旅游学术界占据重要地位;旅游学术研究机构以高等院校为主,科研机构为辅。从旅游学术研究团队影响力看,以保继刚为带头人的中山大学研究团队,以陆林为首的安徽师范大学研究团队,以及由马耀峰挂帅的陕西师范大学研究团队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并初步实现了旅游研究的学术传承和代际更替。
[27] 张佑印, 马耀峰, 顾静.

旅游学研究体系——结构、解构与重构

[J]. 人文地理, 2016, 31(3): 145~150.

[本文引用: 1]     

[28] 中国旅游研究院.

中国旅游研究三十年: 回顾与展望

[N]. 中国旅游报, 2009-04-29(10).

[本文引用: 1]     

[29] 朱峰, 项怡娴, 王春晖.

旅游研究中的“去旅游化”现象及反思——基于国家自然、社会科学基金旅游类项目的分析

[J]. 旅游学刊, 2011, 26(11): 28~34.

Magsci      [本文引用: 2]      摘要

[摘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987~2010)、社会科学基金(1993~2010)已立项资助了243项与旅游相关的项目,这些项目及其研究成果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旅游研究的状况。文章对这些项目所关注的旅游现象、研究问题及其学科归属进行统计、分析,试图勾勒出中国旅游研究的发展脉络,并从学科发展的视角进行评价。统计发现,地球科学部(80项)、管理学部(23项)为自然基金旅游类项目的主要学科归属;&ldquo;旅游影响&rdquo;、&ldquo;旅游开发&rdquo;和&ldquo;旅游行为&rdquo;为主要研究领域;应用经济(60项)为社科基金的主要学科归属,选题集中于&ldquo;可持续发展&rdquo;、&ldquo;开发与保护&rdquo;、&ldquo;潜力与竞争力&rdquo;等方面。对项目的研究问题分析发现,两大基金项目的选题方式均存在&ldquo;去旅游化&rdquo;现象,即借助其他学科的理论分析框架,提炼出旅游现象所蕴含的理论问题。换言之,旅游现象仅成为其他学科的剖析对象,研究贡献表现在验证、完善、补充已有学科的理论、方法,而非旅游理论的提出或完善。表面看来,这一现象的形成与旅游现象的复杂性和综合性、旅游理论基础薄弱以及基金的评价标准有关。对旅游研究群体的调查却发现,&ldquo;去旅游化&rdquo;的研究思路是研究者已经意识到并且自觉遵循的学术取向。旅游研究中的&ldquo;去旅游化&rdquo;现象对旅游研究及学科发展产生正负两方面影响:在提升旅游现象理论解释深度的同时也导致旅游的学科性愈加模糊,研究间的对话与交流更加困难。
[30] 邹农俭. 社会研究方法通用教程[M]. 北京: 中国审计出版社, 2002.

[本文引用: 1]     

[31] 左冰, 林德荣.

交叉与融合: 旅游管理一级学科与其他学科之间的关系

[J]. 旅游学刊, 2016, 31(10): 21~22.

[本文引用: 1]     

版权所有 © 旅游导刊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定福庄南里1号 邮编:100024
电话:010-65778734 传真:010-65778734 邮箱:flexuebao@126.com
本系统由北京玛格泰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设计开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