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wait a minute...

微信公众号

编辑部微信号

旅游导刊  2020, Vol. 4 Issue (5): 60-78    DOI: 10.12054/lydk.bisu.151
研究论文     
基于SMCC理论的旅游网络舆情危机传播机理分析——以上海迪士尼乐园禁带饮食被告事件为例
蔡礼彬1,王飞2
1. 中国海洋大学管理学院 山东青岛 266100
2. 海昌(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山东青岛 266071
An Analysis of the Communication Mechanism of Tourism Network Public Opinion Crisis Based on SMCC Theory: A Case Study of the Food Ban in Shanghai Disneyland
CAI Libin1,WANG Fei2
1. College of Management, Ocean University of China, Qingdao 266100, China
2. Haichang(China)Investment Co. Ltd, Qingdao 266071, China
 全文: PDF(2543 KB)   HTML
摘要:

近年来,旅游地舆情危机多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形成舆论风波。本文基于SMCC理论,以“上海迪士尼乐园禁带饮食被告事件”引发的网络舆情危机为研究对象,采用社会网络分析方法探究旅游网络舆情危机在社交媒体时代的传播机理。研究发现,由“口碑”构成的舆论场域为舆情危机提供了基本动力来源,上海迪士尼乐园存在危机应对策略不当的问题,在主流媒体设置的议程下,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内容创造者与公众形成舆论合意空间,使得此次上海迪士尼乐园网络舆情危机愈演愈烈,将上海迪士尼乐园送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关键词: 上海迪士尼乐园网络舆情危机SMCC理论传播机理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public opinion crises regarding tourist destinations have generated public opinion storms on social media platforms such as microblogs. Based on the SMCC theory, this paper takes the online public opinion crisis caused by the food defendants banned from Shanghai Disneyland as the research object and uses the social network analysis method to explore the transmission mechanism of tourism online public opinion crisis in the era of social media. This study enriches the existing communication theories of the public opinion crisis as regards tourist destinations, and provides lessons for the management and control of a tourism network public opinion crisis. The study finds that the public opinion field, composed of “word-of-mouth”, provides the basic power source for a public opinion crisis. Indeed, the improper crisis response strategy of Shanghai Disneyland, and the consensus space formed by influential social media content creators and the public under the mainstream media agenda setting, made the online public opinion crisis concerning Shanghai Disneyland increasingly fierce and sent the destination to the center of public opinion.

Key words: Shanghai Disneyland    online public opinion crisis    SMCC theory    transmission mechanism
收稿日期: 2020-01-11 出版日期: 2020-11-30
PACS:  F59  
作者简介: 蔡礼彬(1972— ),男,河南潢川人,中国海洋大学副教授,博士,研究方向:旅游管理。E-mail: 1095454146@qq.com|王飞(1998— ),男,山东菏泽人,海昌(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员工,研究方向:旅游管理。
服务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
加入引用管理器
E-mail Alert
RSS
作者相关文章  
蔡礼彬
王飞

引用本文:

蔡礼彬,王飞. 基于SMCC理论的旅游网络舆情危机传播机理分析——以上海迪士尼乐园禁带饮食被告事件为例[J]. 旅游导刊, 2020, 4(5): 60-78.

CAI Libin,WANG Fei. An Analysis of the Communication Mechanism of Tourism Network Public Opinion Crisis Based on SMCC Theory: A Case Study of the Food Ban in Shanghai Disneyland. Tourism and Hospitality Prospects, 2020, 4(5): 60-78.

链接本文:

https://lydk.bisu.edu.cn/CN/10.12054/lydk.bisu.151        https://lydk.bisu.edu.cn/CN/Y2020/V4/I5/60

传播机制 含义 细分 体现方式
互动扩散机制 参与者在舆论传播过程中通过社交媒体的行为、结构、内容互动推动舆论扩散传播 行为互动 社交媒体使用者之间的信息交流行为,如点赞、评论、转发、私信等功能
结构互动 网络空间信息传播的“弱联结关系”
内容互动 碎片化舆论的相互联结,如微博上的讨论帖
聚合放大机制 社交媒体平台舆论场的信息聚合、网民围观、影响放大过程 参与者的聚合放大 有影响力的社会事件社交媒体传播引起的网民“聚众围观”与信息扩散行为
碎片信息聚合放大 关于舆论事件的事实、意见评论等碎片化信息的聚合与放大
网民情绪聚合放大 网民在社交媒体平台的情绪宣泄与情绪聚合发酵,多体现为负面情绪放大
群体极化机制 舆论传播过程中情绪或意见的极化现象 网络群体极化现象 网民同气相求,情绪与需求共振,出现“一边倒”的舆论现象
反沉默螺旋机制 “中坚分子”和“意见领袖”等使得多数人支持的“强势意见”向“弱势意见”转变 反沉默螺旋
现象
舆情事件“一边倒”状态下,少数持有其他看法或态度的群体引领整体舆论导向翻转
表1  网络舆情传播机制
图1  SMCC理论模型
主体 特征 表现
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内容创造者 主动、积极地创造社交媒体信息;忠实粉丝群体数量大,受关注度高;发布内容对其他公众有较大影响 危机利益相关者、明星大V、传统主流媒体大V、权威机构大V、自媒体大V、相关精英人士等的信息发布行为
社交媒体追随者 关注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内容创造者的动态,行为、态度等易受到影响 对社交媒体内容创造者发布内容的转发、评论、点赞等行为
社交媒体非活跃者 不直接关注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内容创造者发布的信息;通常只关注经多次传播、修改的社交媒体信息;舆情危机敏感度较低 舆情危机事件爆发后对社交媒体追随者、传统媒体等的围观行为
表2  社交媒体主体的特征与行为表现
排序 高频词 频次 排序 高频词 频次
1 迪士尼 311 6 规定 104
2 中国 162 7 乐园 101
3 食物 154 8 零食 98
4 一致 136 9 法律 93
5 检查 131 10 亚洲 90
表3  对第一次回应的公众评论的高频词分析
图2  对第一次回应的公众评论的共现网络分析
排序 高频词 数量 排序 高频词 数量
1 安检 381 6 安全 104
2 迪士尼 317 7 食品 80
3 食物 159 8 进去 74
4 机场 136 9 问题 68
5 法律 120 10 人家 58
表4  对第二次回应的公众评论的高频词分析
图3  对第二次回应的公众评论的共现网络分析
发布主体 发布时间 发布内容 阅读量
共青团中央 2019.8.10 禁止自带饮食?!大学生把上海迪士尼告了…… 10万+
上海全知道 2019.8.10 上海迪士尼禁止自带饮食是“霸王条款”?华政学生一怒之下告上法庭……网友也吵翻了 3.5万
人民日报评论 2019.8.12 上海迪士尼:来根35元的烤肠尝尝?|睡前聊一会儿 10万+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2019.8.13 上海迪士尼禁带外食被起诉,回应称“亚洲一致”,你怎么看 10万+
央视新闻 2019.8.14 要进园,先搜包?央视记者探访上海迪士尼,结果…… 10万+
公关狂人 2019.8.15 吃相难看!人民网四问上海迪士尼:翻包、“双标”,凭什么? 2.9万
品牌新观察 2019.8.18 上海迪士尼禁止自带饮食,强势公关背后是什么逻辑? 1.2万
经济日报 2019.8.23 上海迪士尼拒绝调解,谁给你的底气?! 6.8万
表5  微信公众号文章
图4  各类报纸对该事件的报道数据统计
图5  上海迪士尼舆情危机传播机理模型
[1] Austin L, Liu B F, Jin Y . How audiences seek out crisis information: Exploring the social-mediated crisis communication model[J]. Journal of Applied Communication Research, 2012,40(2):188~ 207.
doi: 10.1080/00909882.2012.654498
[2] Lee K S, Lee H, Myung W , et al. Advanced daily prediction model for national suicide numbers with social media data[J]. Psychiatry Investigation, 2018,15(4):344~ 354.
doi: 10.30773/pi.2017.10.15 pmid: 29614852
[3] Liu B F, Jin Y, Austin L L . The tendency to tell: Understanding publics' communicative responses to crisis information form and source[J]. Journal of Public Relations Research, 2013,25(1):51~ 67.
doi: 10.1080/1062726X.2013.739101
[4] Mariani M M, Di Felice M, Mura M . Facebook as a destination marketing tool: Evidence from italian regional destination management organizations[J]. Tourism Management, 2016(54):321~ 343.
[5] Penco L, Profumo G, Remondino M . Negative events and corporate communication strategies in the cruise industry[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ransport Economics, 2018,45(3):485~ 514.
[6] 樊攀, 郎劲松 . 媒介化视域下环境维权事件的传播机理研究——基于2007年—2016年的环境维权事件的定性比较分析(QCA)[J]. 国际新闻界, 2019,41(11):115~ 126.
[7] 李彪, 郑满宁 . 社交媒体时代的网络舆情——生态变化及舆情研究现状、趋势[J]. 新闻记者, 2014(1):36~ 41.
[8] 李勇, 蒋冠文, 毛太田 , 等. 基于情感挖掘和话题分析的旅游舆情危机演化特征——以“丽江女游客被打”事件为例[J]. 旅游学刊, 2019,34(9):101~ 113.
[9] 刘绩宏, 张海 . 舆论危机事件舆情、舆论的鉴别性特征及其预警应用——基于2013年舆论危机事件与普通舆情事件的实证比较[J]. 现代传播, 2014,36(7):38~ 43.
[10] 彭剑 . 社会化媒体舆论生成及传播机制研究[J]. 编辑之友, 2016(4):70~ 74.
[11] 王石川 . 浅析主流媒体时评在重大时事议题中的舆论引导作用[J]. 传媒观察, 2019(7):89~ 93.
[12] 武传表, 张珊珊 . 游客负面口碑对大连滨海旅游形象塑造的影响研究——基于游客网络点评的文本分析[J]. 海洋开发与管理, 2018,35(7):101~ 106.
[13] 胥兴安, 王立磊, 高峰强 . 旅游广告与网络负面口碑对目的地形象的影响——次序效应和交互效应的实验检验[J]. 旅游学刊, 2017,32(12):37~ 48.
[14] 张凌云 . 旅游: 非惯常环境下的特殊体验[J]. 旅游学刊, 2019,34(9):3~ 5.
[15] 张薇, 史坤博, 杨永春 , 等. 网络舆情危机下旅游形象感知的变化及对出游意向的影响——以青岛“天价虾事件”为例[J]. 人文地理, 2019,34(4):152~ 160.
[16] 张哲 . 社会化媒体对传播方式的影响分析[J]. 人民论坛, 2011(8):144~ 145.
[17] 赵丹 . 基于信息生态理论的移动环境下微博舆情传播研究[D]. 长春: 吉林大学, 2017.
[18] 钟伟军, 黄怡梦 . 社交媒体与危机沟通理论的转型: 从SCCT到SMCC[J]. 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6,18(5):12~ 16, 25.